《夠笑一年的奇葩人體冷知識》

作者:SME

出版社:天津科學技術出版社

上市日期:2020年08月

內容簡介:

中科院物理所、瞭望智庫、軍武次位面力薦夏季書單,古生物學者邢立達誠摯領讀!人沒有大腦可以活多久?為什么男性脆弱的睪丸要懸掛在體外?雞皮疙瘩、疝氣,人體有哪些有意思的進化殘留?

在線閱讀

全本定價:¥58

作者簡介

SME


國內知名科普自媒體(SME科技故事),知乎科普大V。
SME的三個字母分別代表Science (科學)、Medium (媒介)、Entrepreneurship (創新精神)。這個有趣的平臺喜歡聊聊科學家、挖挖科學史、發掘一下科技背后的故事,擅長以有趣且短而精的科學故事打動讀者,傳遞知識的溫度。
SME曾打造了《海洋哺乳動物怎么喝奶?》《清朝科學家論文發上Nature》《王者之病一 痛風》 《耳屎的秘密》《中國吃貨解決不了生物入侵》《現在的陸生動物為什么沒有恐龍大?》等多篇爆款文章。
2016年被網易新聞平臺評為“最有態度自媒體”;
2017年榮獲“廣州科普貢獻二等獎”,同年獲得今日頭條優質圖文“青云計劃”獎項;
2018年入選騰訊“2018年度最具影響力科學新媒體TOP10”名單;
2019年獲稱“中國科普博覽最佳媒體合作伙伴”,同年出版科普圖書《說出來你可能不信》。


精彩推薦

1.關于作者SME,那些你不知道的冷知識
百萬粉絲大V,10W 網絡爆文作者,知名科普自媒體,2016年網易新聞平臺“*有態度自媒體”;
2017年,獲得“今日頭條青云獎”;“2018年入選“騰訊*影響力科學新媒體TOP10”;2019年“中國科普博覽*媒體合作伙伴”。

2.他們看了之后,都瘋狂推薦,口碑爆表
中科院物理所、瞭望智庫、軍武次位面、有書、飛碟說、柴知道、故事FM、大象公會、混亂博物館、十點讀書、淼哥故事會、《青年文摘》、《科技日報》爭相推薦,邢立達、章彥博、Papa James、舒元寄語推薦。

3.奇怪的知識增加了——我們的身體竟然如此有趣!
人沒有大腦可以活多久? 智齒、痘痘臉、近視基因,人體中有哪些不合理的設計?為什么男性脆弱的睪丸要懸掛在體外?生男生女究竟由誰決定?為什么同樣是毛發,頭發卻比體毛長?動物都有固定發情期,為什么人類卻一年365天都在發情?……42個讓人萬萬想不到的人體冷知識,輕松get知識點,秒變話題達人。

4.不哄、不騙、不瞎掰,講硬核科普故事,我們來真的
知識點源自:人民網、《環球科學》、果殼網、《中華醫史雜志》、科學松鼠會 、《人類學學報》、Evolutionary Psychology、《中國科學》、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、《中國臨床神經外科雜志》、《科學世界》、Singapore medical journal、《中國醫院藥學雜志》、《品嘗的科學:從地球生命的*口,到飲食科學研究*前沿》、《心理學與生活》、《瘋狂實驗史》、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Board of Family Medicine、科普中國、Scientific American、Nature、Science、Journal of Neurosurgery、《武漢大學學報》等等

5.謹以此書獻給這樣的你
科學愛好者——謹慎的科學態度 風趣幽默的筆觸,讓渴望知識、熱愛科學的你重新認識自己。
中學生、大學生——大腦、人體、心理學……開啟你對科學的興趣,滿足你對世界的好奇。
博學達人——減壓、有趣、漲姿勢,告別無聊,終結尬聊,讓你瘋狂輸出,變身無所不知的博學達人。

 


《夠笑一年的奇葩人體冷知識》

作者:SME

出版社:天津科學技術出版社

上市日期:2020年08月

為什么我們看什么都是臉?可能是信了大腦的邪

 


1976年7月,美國“海盜一號”探測器發回了一張詭異的照片?;鹦堑谋砻娉霈F了一個酷似人臉的地貌,被稱作“火星人臉”。一傳開,它便馬上引起了無數關于“火星人”的討論。大眾開始熱議,火星上很可能存在著未知文明。直到2001年,NASA(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)公布了另一組火星高清圖片,事情才真相大白?!叭蛱娇闭摺碧柛逦漠嬅骘@示——“火星臉”不過是一個布滿巖石的高山。

 


真相總是索然無味的,但謠言卻從來不會消停。畢竟這類古怪的“人臉”是真的遍布于世界的每一個角落。例如“9·11”事件中,被攻擊后起火的雙子星大樓,便在黑煙中出現了一張“惡魔的臉”。同樣,日本長崎原子彈爆炸現場的蘑菇云中,則顯露出了一張“痛苦之臉”。

 


不過,這還真不是“萬物皆有靈”的表現。其實,這是一種叫“空想性錯視”(Pareidolia)的知覺現象在作祟。
在外界毫無意義的刺激下,如面對模糊、隨機的圖片時,大腦卻能賦予這些圖片一個實際的意義。其實眼中所見的事物根本不存在,也就是俗話所說的“腦補過多”。明明一切純屬巧合,但人類就是有一雙善于發現“臉”的眼睛。我們對臉及具有臉部特征的視覺刺激,有著超凡的敏感度。于是,便產生一種“萬物皆是臉”的錯覺。
這種空想性錯視,不僅發生在成年人中,也會發生在10個月大的嬰兒身上。甚至連人類的近親——其他靈長類動物,也能在這些圖片中發現原本不存在的面孔。我們現在看到的社交網絡中的很多搞笑圖片,有一半都是空想性錯視的功勞。明明只是一堆衣服鞋襪、瓜果蔬菜,我們卻能從中看出一張夸張的人臉。這與大家小時候觀云,是同一個道理。

 


就連現在最常用的“顏文字”,也是一副抽象的人臉。

 


表驚恐
表示憤怒掀桌
若不能從這些無意義的視覺刺激下識別出人臉特征,無聊的人類必定少了許多樂趣。當然,空想性錯視也有壞處。例如我們經常會被所謂的“靈異照片”嚇一跳,也全怪自己“腦補”過多。除此之外,這種全人類皆有的錯視,也常被利用來宣揚宗教。其中最著名的對空想性錯視的利用,便是傳說的“基督圣體裹尸布”。這塊布是否包裹過耶穌的圣體,已無從查證。但每次展覽,都會有無數教徒趕來瞻仰,他們相信所看到的就是耶穌基督的真容。

 


那么,這種“腦補”能力是怎么來的?

 


在1952年,生物學家赫胥黎就已提出,空想性錯視源于人類演化的過程。人類衍生出對“臉孔”的辨識能力,其實是一種保護機制。即便錯視會帶來誤判的尷尬,但總體來說還是收益大于代價的。

 


首先,同類的表情是了解當前局勢的一種明顯信號。其次,在曠野中能夠快速發現面孔,也是非常重要的生存技能。試想一下,我們的祖先與一頭熊不期而遇。如果識別的速度過慢,那他很可能就會淪為猛獸的盤中餐。人腦從視覺圖像中識別出人臉的速度,也比意識活動產生的更快。這給了我們更充裕的時間察覺到危險。在人類大腦中,梭狀回面孔區(right fusiform face area,簡稱rFFA)主要負責人臉的認知。它能整合經視皮層處理的視覺刺激,讓我們快速識別人臉。有研究發現,只需130毫秒,面孔便能被檢測到。

 


真實面孔可以激發梭狀回面孔區的活躍性。不僅如此,卡通面孔、情緒符號,甚至是類似面孔結構的物件,都會被識別為臉譜。所以光看大腦活動成像,比較難區分受試者到底是看到了真人臉還是“假臉”。而讓我們誤認為是臉的東西,往往也有這樣的特點。無論什么東西,只要出現左右對稱的斑點時,梭狀回面孔區會很容易將其認定為一對眼睛。在這之后,大腦甚至會自動搜尋類似面孔特征的斑點,將其從整體上“腦補”成面孔。因此,要從大腦活動成像區分出受試者看到的是真人臉還是“假臉”,就得再觀察額葉區的活動。

 


額葉區有更多區域被激活,并且從額葉到梭狀回面孔區的信息傳遞加強,這反映了大腦正在把眼前物體腦補成一張臉的過程。如果再加上一張嘴巴、一個鼻子和一個明顯包圍著嘴巴、鼻子的區域,那么就更容易讓大腦解讀成人臉了。其次,受“面孔倒置效應”影響,臉最好還是正立的。所謂面孔倒置效應,即把圖片旋轉180°呈倒置后,人們對這種圖像的加工能力會大幅下降。人們首次發現這種效應,是在撒切爾夫人的臉上,所以也叫“撒切爾效應”。

 


不但是受視覺刺激影響,空想性錯視也與人類過去習得的經驗、期望,以及動機等有關。其原因在于,人的知覺存在一種“自上而下”加工的機制。人之所以能快速識別面孔特征,與被試對“什么是面孔”的早期經驗有關。
例如有一項研究發現,先天性失明的兒童在2歲至14歲間接受手術恢復視力,其識別面孔的能力也會受到損害。也就是說,識別人臉這件小事還需要通過練習。很多人都玩過一種“找人臉”的小游戲。一張圖,讓你從中找出有多少張臉,找到的數量越多就說明智商越高。但事實上,“找人臉”也只是一個利用人類空想性錯視的小把戲。它并不能與智商掛鉤,倒是與對臉部特征的敏感度有關。如果小游戲是真的,那么這世界上最聰明的人,必然是鄭淵潔筆下的魯西西。

 


《魯西西外傳》中就有這么一個情節:

 


魯西西家的墻上、桌子上、柜子上都有她的朋友。魯西西每天寫完作業就和他們玩。房頂上的白灰鼓起了一個小包,像一只小狗。墻上有三個釘子扎過的小孔,像一個小朋友的臉。桌子上那些奇形怪狀的木紋,像高山,像大河,像 ……魯西西就喜歡和這些朋友玩,當然只是自言自語地說話,很有意思。

 


不過需要注意的是,如果在“找人臉”的游戲中真的得分為零,那就要小心了。因為這很可能就是大家常說的“臉盲癥”(face blindness)。他們不能理解五官之間的位置,甚至是無法辨認人臉。別說是分辨美丑了,病理意義上的臉盲癥患者就算是親媽可能都不認得。

 


臉盲癥一般分兩種。

 


第一種是統覺性臉盲。這往往是因為大腦的枕下回或顳上溝受到了損傷,以致不能執行人臉的早期處理。也就是說,他們無法對眼睛、鼻子、嘴巴等特征做出識別?;颊呖吹降娜四?,很可能就是一張沒有五官的臉皮。
而第二種則為組合性臉盲?;颊叱3R蛩鬆罨厥軗p,而不能把看到的五官組合起來,也不能產生相應的記憶。他們看鼻子還是鼻子,看眼睛還是眼睛,但卻無法理解五官的位置。

 


正常人都會出現撒切爾效應,難識別倒置面孔。但對于組合性臉盲患者,他們識別倒置面孔的能力(相對正常人)反而比識別正置面孔要強。人類的視覺系統,是復雜的。盡管常常被騙,但越混亂我們也就越好找樂子。


2021国产在线视频网站